借师组训:“小课目”训练难题有解了 2024/5/10 10:11:59 来源:解放军报

借师组训:“小课目”训练难题有解了


攀岩训练的启示: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干

去年初,在接到“担任攀岩训练教练员”的通知后,第77集团军某旅下士王玺丁直言“有些强人所难”。

倒不是“难”在攀岩上——旅队连续两年的徒手攀岩、绳索攀岩和综合攀登比武竞赛中,王玺丁包揽了全部项目冠军,是战友口中真材实料的“攀岩王”。让他感到为难的,是担任教练员这件事。

“我承认,执行战场侦察任务时,遇到悬崖峭壁,我可以轻松登顶翻越,悟性是比其他战友快。”王玺丁坦言,“可要问为啥这么快,我也说不出来。可能是自己找到了攀岩的感觉吧。”

为了把“这种感觉”讲出来,王玺丁忙得够呛:请连队干部指导自己撰写教案、请战友帮忙绘制动作要领图解……虽然做了许多准备,可在示教那天,即使他讲得口干舌燥,试听的几名战友仍面面相觑:“王班长到底说了个啥?”

更让王玺丁尴尬的是,作为军体训练中的一项技能,攀岩只是一个“小课目”,无论是训练时间还是组训精力投入,都在整个训练周期中占比很小,以致他还没来得及重新修改教案,就被“赶鸭子上架”站到队列前。

“攀岩的诀窍,就7个字:‘手劲儿要足够大’。”正式授课那天,面对战友的提问,王玺丁只能勉强总结出这一方法。

效果可想而知。虽然有王玺丁这样的高手任教,可5个课时的训练结束后,官兵的攀岩训练成绩仍在原地踏步。

“部队的训练内容很多,对于射击、跑步这样的‘大专业’,官兵人人练、天天练,有时间和精力去琢磨如何组训施教。可像攀岩这样的‘小课目’,练的人少、练的时间也少,就难以做到深钻细研。”该旅领导说,“正因为如此,这些‘小课目’会出现由于施教人才不足、组训方法陈旧而导致训练成绩不佳的情况。”

“而对于专业教练而言,这些‘小课目’是他们的看家本领。他们数十年如一日专攻精练,训练理念更先进、组训方式更高效、训练手段更科学。”这名领导话锋一转,“这正是我们要把专业教练请进基层训练场的主要原因。”

今年再次组织攀岩训练,王玺丁没有再“客串”教练员,取而代之的是就职于驻地省攀岩队的一名国家级教练。

“攀岩其实有诀窍:确定线路靠脑,蹬壁上岩靠脚,抓石引体靠背,荡身腾挪靠腰……”站在队列里聆听这名专业教练的授课,王玺丁恍然大悟:“我讲不明白的‘那种感觉’,被他三言两语讲得明明白白!”

怎样规划攀岩线路、如何调动相关肌群发力、针对不同的障碍应该相应做出什么动作……让王玺丁大开眼界的是,在这名专业教练的指导下,此前几名只能在离地不远的崖壁上“贴饼”的战友,很快能够顺利登顶。

训练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官兵们纷纷对这名专业教练伸出大拇指。紧接着,他鼓励大家说:“能达到军事体能合格以上标准,说明大家的身体机能足以完成攀岩训练,只要建立信心、方法得当、科学训练,人人都能登顶。”

“就像武侠小说中不少高手需要高人点拨才能开悟一样……”听到王玺丁的话,一名旅领导在一旁点评道:“借助专业力量帮助我们更新训练思路和方法,正是外请专业教练的题中应有之义。”


特种驾驶训练的取舍:一招一式瞄准打仗准星

暮春,一场特种驾驶理论授课正在进行。有趣的是,外请组训的某赛车队车手没有站上讲台,而是坐在台下,一边认真听取该旅侦察专业驾驶员、二级上士吴乐的发言,一边细心作笔记。

专业教练成了学生,这是为何?吴乐道出原委——

前些年,该旅配发某新型特种车辆。相比此前车型,这款车越野机动能力更优秀,穿行山地、大漠、戈壁等复杂地形如履平地。

“由于受训时间有限,我们的驾驶水平与这款车的理论性能出现了‘倒挂’。”对此,吴乐打了个比方,“就像持有普通驾照的人去开F1赛车。”

今年初,来自某赛车队的几名车手走进训练场。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力求在有限的训练时间里,提升驾驶员特种驾驶水平。

“能不能给我们露两手?”在官兵的提议下,几名曾在国内赛事中取得佳绩的车手们大显身手:刀片急停、钟摆过弯、漂移掉头……激起在场官兵阵阵惊呼。

“快教教我!”随后的教学中,吴乐和战友们围在他们身边,纷纷要求学习这些高难度动作的驾驶技巧。几名车手也来者不拒,逐一倾囊相授。

然而这一情况很快便被机关“踩了刹车”。原因很简单:这些驾驶技巧,有多少能够应用于实战?

无独有偶。机关在随堂跟训中发现,受惯性思维影响,前来指导格斗训练的几名散打教练,在教学中总要求官兵“收一收”,不允许他们使用在体育竞技中有犯规之嫌的狠招。

“假如官兵在打仗中真到了白刃格斗的时候,一击制敌的狠招才算得上是真招、实招。”该旅领导由此谈道,“体育比赛的训练导向与作战需求不尽相同,必须以战斗力标准细化教学内容,做到有所取舍。”

基于这样的思考,该旅决定采取订单式授课办法,让官兵结合作战需求选择“学什么”,并由机关进行审定,确保专业教练的教学供给侧能够与部队实战需求侧紧密对接。

“涉水时车辆被泥沙陷住,怎样可以快速脱险”“高速行驶中遇到起伏路面,车身即将侧翻,该如何操作才能及时改出”……针对吴乐提出的实战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几名车手及时调整授课内容,并在后续训练中手把手带着官兵练习相应驾驶技巧。

双Z字形弯、8字形路、波浪形路……在前不久的一次特种驾驶训练中,吴乐全速驾车通过9处障碍没有触碰到1根立杆,用时也比自己最好成绩缩短了20余秒。

“下次争取再提高20秒!”走下训练场,吴乐向几名车手道出后续几天想要达到的训练目标。“再快20秒,上了战场也许能先敌一步,也或许能让部队躲过一次火力打击。”吴乐说。

获“鱼”与授“渔”相结合:教练员队伍实现自主“造血”

经过为期一周的强化训练,二级上士胡小东索降课目训练成绩由此前的“合格”一跃变为“优秀”。临别时,他依依不舍地向前来组训的某国家级应急救援队队员道别:“假如没有你的指导,我很难在短时间内取得这么大的进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句“假如没有你”,让该旅领导沉思良久。

诚然,随着专业教练到来,官兵在诸多“小课目”上的训练成绩有了显著提升。与此同时,一个问题却萦绕在该旅领导心头:是否年年都要外请专业教练?

“必须将我们自己的教练员队伍培养起来。”随后的一次首长办公会上,旅领导达成共识。

想要实现这一目标谈何容易?以侦察专业中的潜水课目为例。普通人想要获得初级潜水教练资质,需要取得潜水员证书满6个月,至少具有60次潜水纪录,并通过3项急救训练考核。对于基层官兵而言,无论是付出的时间成本还是达成相关经历要求,想要具备以上条件,都挺难。

经过一番讨论,该旅领导提出设想:在外请教练前来“输血”的同时,选派教练员“苗子”外出求学,实现自主“供血”。

就这样,在打开营门“借来”专业教练的同时,该旅也遴选出12名官兵外出求学。二级上士王强是首批教练员“苗子”之一——从去年冬天开始,每逢周末,他便会乘车前往某高山滑雪场求学。

对于出生北国的王强而言,滑雪几乎是他的“家传技能”。此番求学,他更多的是作为助教,跟在一名具备国家体育总局资质认证的滑雪教练旁,学习他如何向学员进行授课。

小到“如何讲解滑雪靴的穿戴方法”,大到“每堂课教学内容如何衔接”,一整个冬天跟训下来,虽然尚不具备独立执教能力,但王强直言学到不少门道:“‘会滑雪’和‘会教别人滑雪’完全不同,若不经过专业培训,就会像茶壶里煮饺子——肚里有货倒不出来。”

经冬历春,王强的外出求学已告一段落。但他没有就此闲下来,而是每逢闲暇时间总会捧起那名教练送给他的几套关于高山滑雪教学专业书籍苦读,不时还会向教练请教关于备课教案中的内容细节。

“都说‘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我一定会努力学习,当好那一粒种子。”畅想未来,王强信心满满地说,“相信有朝一日,即使没有专业教练的帮助,我也能当好大师傅,带出好徒弟。”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李佳豪  通讯员  左超超  康译中

相关新闻
标签: [责任编辑:余䶮]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860人参与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 册
 
国防新闻网介绍 | 投资者关系 | 广告服务 | 诚征英才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7 蜀ICP备16003420号-1 川新备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