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风来 2024/2/22 11:23:50 来源:解放军报
  • 李玫

今夜大风,沙尘弥漫,鼻腔里全是尘土的味道,我居然有点享受。透过窗户看向灰蒙蒙的天地,多想看出片海市蜃楼,那里有你我曾经的模样。

离开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已经5年,我越来越少想起那个地方。我是个喜欢向前看的人,既然已经离开就不必留恋;既然已经向前走,就不要总是频频回首。然而,每个起风的春日,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那里,想起那片沙漠,以及沙漠里的你们。

春天的风是从哪个方向吹来的呢?是吹过了冷月下静静矗立的发射塔架才缠绵于我的指尖?还是要带着城市的烟火气,呼啸着向你们奔去?有人相信千里共婵娟,而14年的沙漠生活让我更愿意相信凉风有信,这些黄沙是第二故乡对我的思念和牵挂。

沙漠里的沙尘跋涉到我如今所处的这片高原终究少了些锐气,没有嘹亮的呼号,没有拍打门窗的剽悍,没有遮天蔽日的气势,也没有滚滚而来的壮观。它就那么悄无声息地潜入,用细小的粉尘逐渐把空气填满,用或浓或淡的土黄给这座城市披上纱衣。当别人抱怨今年的沙尘有些猛烈时,我不由得笑出了声,我说,“这算什么,你是没见过我原单位的风沙。”说这句话只用了几秒,我却用一整个下午来回忆从前。

从前刮风的日子我在做什么?大抵也是要正常上班的,只是那时有许多好友围绕在身边。我们顶着狂风全副武装蹒跚到办公室,一边清理着鼻孔、耳朵里的细沙,一边乐呵呵地说着家长里短。

桌上会有细密又均匀的沙尘落下,随便划拉几下便是一幅生动的简笔画。那时再亮的灯光也会变得昏黄,莫名地让人觉得温暖。我们彼此开着玩笑,说这场风沙又叫人重了几斤,毕竟每个毛孔里都浸入不少;我们还说,这些年吃掉的沙子攒一攒,怕是能盖两间房。只是言语间抱怨着,笑意却盈满眼角,也许是因为在艰苦的自然条件下遇到了志同道合的人吧。

那时的我们都有相同的身份——军嫂;那时的我们为了爱人的国防绿毅然告别了父母和家乡;那时的我们从五湖四海汇聚到那片戈壁,在最美的青春季,用单薄的肩膀为爱人守护着后方。也许正是相同的志趣才使得我们彼此吸引,也许正是因为离家太远才格外渴望友情。肆虐的风沙里我们携手走过,我以为这样的简单生活会是永远……

然而,终究是分开了。当我踏上离别的站台,对着往事挥手时,送别的人群里你们泪眼婆娑。我笑着说,终于要走了,终于要去大城市享受生活了,终于再也不用忍受沙尘的洗礼了……泪水挂在笑着的嘴角,如同你们不舍的目光,久久不曾掉落。

我有了新的工作,开始了崭新的生活。感谢发达的网络,地理上的距离并没有使友谊淡化。我会在群里分享城市生活的日常,引得你们羡慕不已;你们也会照旧对我描绘那一片漫漫黄沙,我却品出了其中的自豪和骄傲。

我在繁华的城市里日益孤单,偌大的崭新的办公室里只有孤零零的我。在喧嚣的城市杂音里,我常常想起呼啸的风声以及曾经的你们,还有从前狭窄的办公室。小小的格子间刚刚能够转身,却能在举手抬头间看见不一样的笑脸。我开始在办公室种上许多花,想以此弥补在沙漠的格子间养一盆绿植的奢望。

沙漠里的我们对绿植格外痴迷,总会在狭小的办公桌上挤出点空间,养一两棵水培的绿植。每每风沙过后,我们顾不得擦拭脸上的浮尘,倒先急着用湿润的毛巾擦掉叶片上的灰尘。

我留下的那盆绿萝长势很好。你们视频给我看,说养死了许多花,唯有我的这盆,因为带着思念,所以越发茂盛。

慢慢地,慢慢地,我似乎逐渐适应了生活里少了风沙和你们。我越来越少想起你们,不是忘记,只是把你们放在内心最深的位置。

我从不说想念,我只是每个春天都在等风来。等风携卷着黄沙,带着你们的气息,从戈壁滩来看我。

相关新闻
标签: [责任编辑:余䶮]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2600人参与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 册
 
国防新闻网介绍 | 投资者关系 | 广告服务 | 诚征英才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7 蜀ICP备16003420号-1 川新备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