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响东征凯歌的漳州战役 2024/4/18 16:48:33 来源:中国国防报
  • 潘金桥 丁玉坤 薛国斌

    于福建省漳州市的中国工农红军东路军攻克漳州纪念碑

1932年初,中央红军在粉碎国民党军第三次“围剿”后,强攻赣州月余未克,损失较大。毛泽东同志根据当时形势和红军任务等,提出“必须直下漳(州)泉(州)”,并率领中央红军东路军进攻驻守福建龙岩、漳州地区的国民党军,发起漳州战役。4月10日拂晓,红1军团进抵龙岩,歼灭小池、考塘地区的国民党军,向龙岩城发起攻击。经2个小时激战,红军攻占龙岩,打开东征漳州的大门。14日,红5军团赶到龙岩,同东路军主力会合。19日晨,红军向漳州国民党守军发起进攻。经奋力拼杀,突破敌主阵地十二岭、风霜岭,占领天宝、南靖一线,乘胜进攻漳州市区。城中守敌无胆应战,焚毁弹药库后,分头向漳浦、诏安方向逃窜。4月20日,红军胜利进入漳州城。

此次战役,红军取得重大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士气。在军事上,歼灭国民党军第49师大部剪除粤军一翼,巩固和发展了中央苏区;在政治上,“给帝国主义国民党一个很大的威胁”,在国内外都造成很大的政治影响;在经济上,征集大量的经费物资,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中央苏区和中央红军在财政、物资上的困难。

1961年11月,郭化若将军瞻仰“芝山红楼”(即毛主席率领红军攻克漳州纪念馆)后,题诗赞扬漳州战役:“赣州撤后取漳州,妙计神兵顽敌愁。转劣为优凭并力,示形造势运奇谋。人民战法空千古,革命韬略独一筹。卅载红旗光大地,东风万里唱同仇。”

敌进我进,外线出击。当敌人向我发起进攻时,“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以主要力量或一部力量向敌薄弱之处、要害之地发起反攻或进攻,把内线的战略防御与外线的战略进攻行动结合起来,以攻为守,从而制人而不制于人,掌握主动权,调动敌人,挫败敌人的进攻企图。

1932年3月,红军得到情报,粤军企图进攻闽西苏区。闽西苏区是中央苏区的大后方和经济中心,不容有失。同时,中央红军未能攻克赣州,反遭重大损失,并丧失了第三次反“围剿”胜利赢得的发动群众、壮大红军、巩固与扩大苏区的宝贵时间。毛泽东同志分析指出,“在现时的敌我形势下,在我军的给养条件下,均必须跳出敌人的圆围之外,采取进攻的外线作战,才能达到目的”“在政治上必须直下漳泉,方能调动敌人,展开时局,求得战争”。也就是说,巩固闽西苏区、打击入侵粤敌的任务,不能简单死守,必须发挥红军善于机动作战的特长,打出外线,方能展开时局、有效御敌。同时,考虑到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已到达厦门,而漳州紧邻厦门,打下漳州既可威慑牵制入侵闽西的粤军,争得军事上的主动,又可推动正在兴起的抗日反蒋运动。漳州战役的顺利进行,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我们已跳出敌人的圆围之外,突破敌人东西两面,因而其南北两面也就受到我们极大威胁,不得不转移其中区目标,向着我东西两路军行动。”

知己知彼,谋略欺骗。漳州战役中,红军对敌情、我情、地形、民俗风情都进行了充分的调查研究,掌握了详实的情报。在此基础上,红军摸清敌人规律,找到敌人弱点,并有针对性地进行谋略欺骗、示形惑敌。

经过调查发现,在漳州守敌只有张贞部,其装备较好,但兵员素质差,战斗力较弱,被人们称为“飞鸡兵”“豆腐军”,且孤立无援,附近厦门、泉州没有强敌可资增援。而闽南党组织和群众基础较好,农村游击战争正在开展,红军“直下漳州”能得到广大群众支持。此外,漳州虽然是闽南地区的一座中等城市,但它历来不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其地势平坦开阔、易攻难守,红军可集中优势兵力打有把握之战。在知己知彼的同时,红军还做了许多示形惑敌、谋略欺骗以“乱敌探耳目”的动作。一是依靠人民群众隐真示假,多次指示地方党组织要发动和武装群众袭击敌人,给守城敌军造成“游击队”骚扰的误判;二是指示福建省委书记罗明发表宣言,“宣言内容要使敌人看不出红军主攻方向”;三是在东路军决定攻打龙岩后,按理部队应向南行军,但红军向长汀以东以北的新桥方向行动,以此迷惑守敌。

集中兵力,拣弱的打。聂荣臻回忆说:“打赣州,没有打下来,吃了个大苦头;打漳州,打下来了,吃了一个大甜头。两者相距一个多月。两相比较,究其原因,无它:赣州,是敌人的强点,又有国民党大部队增援……漳州,是敌人的薄弱点……所以,选择敌人的弱点打,应该是我们处劣势的部队绝对要遵守的一个军事原则。”

之所以选择攻打漳州,一个重要原因是福建省委报告:漳州敌军张贞部,实际上没有很大战斗力,只有一个团打过仗,其他不行。尽管张贞部装备优良,却掩盖不住其外强中干的弱军本质。首先这支队伍的基础是土匪,组织松散、调遣困难。其次,内部派系林立,勾心斗角。再次,军纪败坏,欺压百姓,群众反抗情绪强烈。这样一支军纪军风败坏,兵员素质极差,又无群众基础的队伍,其作战能力可想而知。综合看,张贞部除武器装备优良外,别无优势,红军可集中兵力,击其弱处。打下龙岩后,红1军团没有急于乘胜追击,而是就地休整,等待红5军团会合,以集中兵力形成作战拳头。战斗打响后,在我优势兵力下,张贞部弱点暴露无遗,不堪一击。拂晓发起总攻,9时红军已占领主阵地,15时战斗基本结束。

迅速突然,攻敌不备。在战后的一次干部会上,毛泽东同志风趣地说:“我们从江西跑了几百里,一下子打到这里,消灭了国民党的许多军队。张贞做梦也没有想到,红军简直是成了‘天兵天将’。”兵贵神速。漳州陆海交通便利,红军若不能出敌不意、速战速决,敌人就会迅速组织援兵反击,取胜将十分困难,甚至失败。

急行军是红军在多年战斗中练出来的拿手本领。“漳州战役之所以能获得胜利,首先是我军行动神速,大部队在丘陵地运动,两天赶路一百五十多里,使敌人来不及组织充分的防御。”长汀距龙岩168公里,龙岩距漳州143公里,路途遥远,打到漳州,全凭红军将士两条腿赶路。为迷惑敌人而向长汀机动的红1军团,迅速折回,打龙岩守军措手不及。红5军团为了按计划与红1军团会合,4月3日从江西信丰出发,向福建龙岩方向连续急行军12天后到达。两军团一会合即向漳州急进,来势之猛、行动之快,完全出乎张贞意料。

相关新闻
标签: [责任编辑:余䶮]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1770人参与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 册
 
国防新闻网介绍 | 投资者关系 | 广告服务 | 诚征英才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7 蜀ICP备16003420号-1 川新备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