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胡杨 2024/4/18 16:37:06 来源:解放军报

姚家宁

在荒无人烟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在寸草不生的苍茫戈壁尽头,一棵棵胡杨树顽强屹立,抗风沙、斗干旱,守卫着生命的绿洲。有这样一支部队,他们像胡杨般,以饱满的激情迎接挑战,同风沙砾石为伴,与日月星辰为伍,在祖国边疆履行卫国戍边职责。

天山南麓、西部边陲,一片胡杨扎根在荒漠戈壁中,筑成一道坚固防线。

坐车一路向南,道路两边的苍翠树木逐渐隐去,取而代之的是满眼“大漠孤烟直”的景象。云端下的巍峨山壁,历经风霜雨雪的洗礼雕琢,山石更显坚毅峭拔。

一路颠簸,我和班长王鑫贤终于到达营区。营区内,棵棵胡杨战风斗沙,一如执勤的战士们持枪挺立。如火骄阳衬托着一张张年轻的脸庞。不远处,“扎根边疆、无私奉献、艰苦奋斗、创新超越”16个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人人都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们是铁打的胡杨不变的心。”跟随王鑫贤走进沙漠文化园,我看到,每一棵胡杨树下,都刻着一个名字,它代表着曾驻守在这里的一名士兵。每年春天新兵到来,都会种下一棵“从军树”,寓意扎根军营、守望未来。

王鑫贤双手抚摸着刚吐新绿的枝干,他细密的掌纹嵌着深深的沟壑,好似远处崎岖不平的山路。这里的战士们,无一例外都有一双这样的手。

月明星稀的夜晚,沙漠更显辽阔。营院寂静无声,只能听到我们二人的脚步声。

循着月光前行,营院内的标语、沙画、石头,与苍茫天地相得益彰。“我们在石头上写诗、用油漆画画,在胡杨树上挂上战斗标语,战士们随时随地都能受到鼓舞、激励。”虽然营区智能设施已逐渐完善,但官兵仍保留着这样的文化传统。

这里的春天没有草长莺飞,营院内时常是风沙遮天蔽日的景象。

呼啸而过的风卷起层层黄沙,一块形似利剑的石头出现在我眼前。石头上,几行锐利遒劲的字格外醒目。王鑫贤告诉我,这是战士雍尚满所作的诗歌《胡杨树下》。

“每逢风沙天气,装备故障概率就会大大增加,战士们要时刻保持警备状态。”王鑫贤说道。

不久前,沙尘暴来袭,中午11点的营区暗如黑夜。呼啸的大风吹进阵地,导致机器信号传输异常,任务执行中断。

接到故障抢修指令后,雍尚满立即骑着三轮车带王鑫贤赶往阵地。因狂风裹挟着沙尘,视线受阻,心急如焚的雍尚满连人带车摔倒在地。为争取抢修黄金时间,车上的王鑫贤将大衣脱下,牢牢裹住备件,和雍尚满一路冲到阵地。等到王鑫贤缓过神来才发现,手臂上被划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借着昏暗的灯光,王鑫贤和雍尚满沿着扶梯快速攀爬至数米高的舱室,在高压环境里,他们蜷缩着身体,拿着螺丝刀将面板拆下开始检修。他们深知,一旦操作出现细小偏差,就会导致装备损坏。

夜晚的风夹杂着寒霜钻进舱室内,对讲机里的喊话声此起彼伏,王鑫贤和雍尚满在舱室和机房中穿梭往复,不敢有丝毫马虎。在经过各项参数检查后,装备终于恢复正常。

“在那个夜晚,雍尚满告诉我,他对脚下这片土地的感情更深了。”王鑫贤笑着对我说,“有时难免会想家,但我们更多时候是热爱这片奋斗了无数日夜的边疆沃土,留恋亲手栽种的胡杨树。”

突然,一阵大风刮过,地上的沙尘在空中猛烈旋转,好似万马狂奔。眼前的胡杨枝叶摇曳,树根纹丝不动,正生动地诠释着坚守的含义。

王鑫贤递给我一枚火红色的石画。画上,是一名战士在夕阳下弹奏吉他。

从祖国最东部到祖国最西部的距离有多远,刚入营时,新兵徐少奇时常对着地图独自发呆。怀揣一腔热血来到祖国边疆的他,面对的却是日复一日的站岗执勤,理想中的热血军营与现实差距之大,让他感到无比失落。

徐少奇的反常很快引起了王鑫贤的注意,王鑫贤暗下决心,一定要帮助徐少奇解开心结并挖掘他的闪光点。在一次体能训练中,广播里充满活力的歌曲给予了他启发。那时正逢单位组建乐队,与徐少奇的兴趣爱好不谋而合,王鑫贤主动找到他,鼓励他报了名。

令徐少奇意外的是,班长格外用心,不仅请示领导专门为乐队请了音乐老师,还送了他一把新吉他,而且一有时间就跑到音乐室和他一起讨论乐理知识。在王鑫贤的关心帮助下,徐少奇逐渐敞开心扉,重拾信心,在连队组织的文艺晚会中为战友们献唱。对待训练、工作,他也更加积极、热情。

夕阳如火,恰似沸腾热烈的青春年华。此时,一阵优美的吉他曲传来,跃动在指尖的音符美好而炽热,激励着年轻的战士像胡杨般奋力成长、茁壮昂扬。

相关新闻
标签: [责任编辑:余䶮]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4683人参与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 册
 
国防新闻网介绍 | 投资者关系 | 广告服务 | 诚征英才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7 蜀ICP备16003420号-1 川新备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