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战役回眸 2017/7/19 来源:国防时报
摘要:淮海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中原野战军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西迄商丘,北起临城(今枣庄市薛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第二个战略性进攻战役。

 

【淮海战役简介】

淮海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中原野战军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西迄商丘,北起临城(今枣庄市薛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第二个战略性进攻战役。

根据中央军委的部署,战役自1948116日开始,至1949110日结束,共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1948116日,华东野战军分路南下。8日,国民党军何基沣、张克侠率部两万余人战场起义。10日,我军把黄伯韬兵团分割包围于徐州以东的碾庄地区。经过10天逐村恶战,至22日全歼敌军10万余人,并击毙了敌兵团司令黄伯韬。同时,中原野战军为配合作战,出击徐(州)蚌(埠)线。1116日,攻克宿县,完成对徐州的战略包围。这时,中共中央军委决定由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组成总前委,邓小平为书记,统一指挥淮海战役。第二阶段,1123日,中原野战军在宿县西南的双堆集地区,包围了从华中赶来增援的黄维兵团12个师。28日,蒋介石被迫决定徐州守军作战略退却。徐州剿总总司令刘峙撤至蚌埠,副总司令杜聿明留在徐州指挥。121日,敌弃徐州向西南逃窜。4日,华东野战军追击部队将徐州逃敌包围。6日,敌孙元良兵团妄图突围,即被歼灭,孙元良只身潜逃。同日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集中9个纵队的优势兵力,对黄维兵团发起总攻。经过激战,至15日全歼敌12万余人,生俘黄维。此后,为配合平津战役,按照中共中央军委的统一部署,部队进行了20天休整。第三阶段,194916日至10日,华东野战军对被包围的杜聿明集团发起总攻,经过4天战斗,全歼邱清泉、李弥两个兵团共30万人,俘获杜聿明,击毙邱清泉,李弥逃脱。

这次战役,我军参战部队60万人,敌军先后出动兵力80万人,历时66天,共歼敌55.5万余人,使蒋介石在南线战场上的精锐部队被消灭,基本上解放了长江以北的华东和中原广大地区,使国民党反动统治中心南京处于人民解放军的直接威胁之下。

 

 

1、淮海战役的大巧合

淮海战役是三大战役中解放军歼敌数量最多、政治影响最大、战争样式最复杂的战役。值得一提的是,在淮海战役中,敌我双方在大战的部署上竟然有着很多巧合。战后几十年,随着很多档案解密,研究者们发现,这些巧合纯属双方的独立行为,没有任何人为的因素存在。

 

双方几乎同时谋划这场大战

1948924,华野代司令员、代政委粟裕首次向中央军委提出了进行淮海战役的建议;同一天,国民党国防部长何应钦,以蒋介石的名义向徐州剿总和华中剿总下达了《对当前作战之指导指示》,根据这一指示,部署了以徐州为中心的防御态势,在以徐州为中心的津浦、陇海两条铁路线上摆出字阵,即一点两线的防御部署。后来又制定了一个守江必守淮的计划,将主要兵力集中于蚌埠附近,守备淮河。

在战役谋划、执行的过程中,中共方面始终能按照淮海战役作战方针的精神,不断充实、修订、完善作战计划;而国民党军却多次改变作战方针,蒋介石举棋不定,对徐州战事,时而要坚持固守,时而又要放弃,对兵力部署,一会要求深沟高垒,坚守铁路沿线重要点站,一会又要向南转进,守备淮河。因此,当时国民党内有人发牢骚说:举棋不定,亡国之征。

 

双方同时确定最高指挥权

19481031,粟裕电报中央军委:此战规模巨大,请由陈军长邓政委统一指挥。当即得到了中央军委的同意,淮海战役最高指挥得到了确定;而国民党方面,在1030召开的国民党国防部讨论中原作战问题的会议上确定由白崇禧统一指挥徐州和华中两个剿总部队作战。1031白崇禧却突然变了卦,不愿担此重任,蒋介石无奈,只好临时改由刘峙担任徐州方面的指挥。

 

双方同时下达作战命令

114,一切准备就绪后,华东野战军下达了《淮海战役攻击命令》;同一天,国民党参谋总长顾祝同和作战厅长郭汝瑰来到徐州召开军事将领会议,部署徐州外围各部向徐州集结,然后沿津浦铁路南下转进淮河的作战命令。

115,解放军各部进入了攻击出发位置;同一天,国民党徐州剿总军事会议完毕,各兵团司令、军长分别回到各部队下达作战命令。

116,解放军以雷霆万钧之势,从四面八方挺进淮海战场;而国民党军各部也在同一天开始行动,命令士兵每人仅带七日食粮,部队离开原驻防地,向徐州方向转进。

 

三个歼灭战模式惊人的相似

淮海战役历时66天,围绕着碾庄、双堆集和陈官庄三个地区展开歼灭战。这三个歼灭战,跨地三省、纵横数百里,面对的国民党指挥将领也不同,但其作战的具体模式却有着惊人的相似。

在第一阶段中,国民党黄百韬第七兵团原驻在新安镇地区。然而,该兵团却在大战开始时离开经营已久的驻扎地,孤军转进向徐州方向靠拢,又没有事先在运河上架设浮桥。千军万马从唯一的一条铁路桥上通过,严重影响了行军速度,而直扑新安镇的华野大军发现黄百韬军队离开遂开始全线追击。黄兵团到达碾庄地区后,犹豫不定,在碾庄滞留一天,在行进中被追击的华野部队包围起来。战斗进行十余天,解放军以优势兵力不断地压缩包围圈,逐渐消耗其兵力,致使黄百韬部队不得已分头突围,最后被歼。

第二阶段,黄维第十二兵团是一支全美式装备的机械化部队,从河南确山驻马店地区长途跋涉驰援淮海战场,一路被中野部队不断袭扰,过了涡河后,本应与蚌埠的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联手后再增援黄百韬兵团,可是在蒋介石严令下,又不得不强攻浍河向宿县进攻。结果在不知不觉中钻进中野预设的囊形阵地,紧接着又在行进中被包围起来。这支装备精良的部队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施展能力,便被包围歼灭了。

第三阶段更是如此。杜聿明集团的邱清泉兵团、孙元良兵团和李弥兵团及徐州剿总直属部队,不顾解放军已经重兵压境而离开徐州,向永城方向撤退。这是一支庞大的军民混杂的逃亡大军,四天只走了几十公里。途中,蒋介石命令他们临时改变方向去解救被围困在双堆集的黄维兵团。杜聿明、邱清泉、李弥、孙元良等指挥人员又不敢违背命令,就这样又在行进中被追击而来的解放军华野部队包围起来,最后被全部歼灭。

纵观三个歼灭战,解放军循着追击-包围-压缩-总攻-全歼的模式;国民党军则循着行进-被围-固守-突围-被歼的模式。三个战场,无一例外。

这样空前的、大规模的战役,作战模式竟如此相似,在古今中外战争史上也是极为罕见的。

 

 

2、砸烂敌军硬核桃

淮海战役打响后,从19481128日,解放军中野各部队将国民党黄维兵团包围在双堆集地区。当时,在小张庄驻防的是国民党第十军一一四师三四一团,他们采取硬核桃战术,即利用村庄里的水沟、道路、房屋院落构筑三层坚固环形防御工事。其内有核心工事,依托房屋挖筑地堡,各个地堡间由运动交通壕沟通相连,构成集团工事。中间环村150米内构筑密集的地堡群,并以交通沟贯通,外有外围工事,修筑了围墙、鹿砦、铁丝网和前伸地堡,形成层层障碍。同时配置密集火炮、轻重机枪、步枪和火焰喷射器,形成交叉火力网。这就是黄维最得意的硬核桃战术

中野九纵八十一团在攻击小张庄战斗中,遭遇国民党守军的猛烈阻击,多次攻击均未奏效。纵队司令员秦基伟亲自观察阵地后指示全团一定要想出办法来。指战员们群策群力,提出了近迫作业的战术方案:先挖卧射掩体,再挖跪射掩体,然后就可以挖成立射掩体,再把一个个工事用运动沟串起来形成堑壕,壕沟宽可抬担架,深可没头顶。就这样一道道堑壕,伸向国民党军阵地,最近的距敌前沿也不过数十米。这样既能保护自己,又大大缩短冲击时间,减少在敌人密集火力网下冲击的伤亡。同时致使国民党军的远战火力武器无法发挥作用,更有利于我炮火抵近射击和施展飞雷炮的威力。

这个以壕对壕、近迫作业、依沟夺堡的方案,解决了平原攻坚战的难题。

1130晚,攻击小张庄各连利用夜间挖工事,迫近作业。到天亮时,各连都挖成了通向国民党军阵地的交通沟,距离国民党军最前沿的工事仅几十米。121下午,我军对小张庄开展总攻,最后的攻击开始了。经过一天的激战,夺取了小张庄,全歼守敌第三四一团计1200余人,缴获迫击炮、战防炮、轻重机枪30余门(挺)。

小张庄战斗,彻底击垮了国民党军的硬核桃战术。这种战法被打破使黄维王牌兵团受到致命打击,同时为解放军野战攻坚摸索出了一条新路子,取得了新的经验。这种方法很快在全军各纵队普遍推广运用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在攻打黄维兵团的战斗中,武器装备处于劣势的中原野战军使用了一种被国民党军称为新式武器的重炮。以至于在国民党军队中流传这样的说法:解放军使用了秘密武器,它就是可怕的特大威力炮!这种重炮就是飞雷

飞雷是解放军工兵自制的一种武器,也被称为炸药抛射筒飞送炸药,是一种威力极强的土制炸药包。黄维苦心经营的硬核桃野战防御工事,被这些重型的飞雷炸成一片废墟;其密集的兵力防御更不堪天女散花的攻击。被俘的国民党军官兵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土东西可比大炮厉害多了。

  所谓的飞雷就是在空汽油桶内填充发射炸药后,把捆扎成圆盘形的炸药包放进去,然后点燃发射药,就能把20公斤的炸药包抛射到150-200米以外。这种被称为炮的武器口径大,油桶有多粗,口径就有多大,所以巨大口径将足够的炸药包推出而产生的强烈爆炸冲击力。在落点半径5米之内,对于无防护的集群士兵具有绝对的杀伤力,一切碉堡、地堡、工事都会炸飞。

 

3、一封信劝降一个师

  194812月上旬,国民党的精锐部队黄维兵团被我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团团围困于淮海战场的双堆集附近地区。为了尽快瓦解和消灭敌人,我军在实施军事打击的同时,也对敌发起了强大的心理攻势。

  在我军包围中,国民党第八十五军二十三师师部及两个团被困在双堆集以南小王庄地区。第八十五军原系蒋之嫡系汤恩伯、王仲廉旧部,19481127,该军第一一零师师长廖运周率部起义后,引起该军残部极大的震动。第二十三师在我军连续打击下,伤亡惨重,弹尽粮绝,官兵们饥寒交迫,全师上下人心混乱,思想动摇,处于一触即溃的地步。

  128,敌第二十三师师长黄子华突然收到刘伯承司令员写来的一封信。信中说:贵军现已粮弹两缺,内部混乱,四面受围,身临绝境。希望增援乎?则黄维兵团已被我追奔逐北于蚌埠以南,南京方面正忙于搬家,朝不保夕。希望突围乎?则我军早已布下天罗地网,连日事实证明无望。继续抵抗乎?则不过徒作无益牺牲,必与黄百韬兵团遭同一命运耳。当此千钧一发之际,本军特提出如下忠告:希望你们立即命令部下,停止抵抗,切实保护武器弹药资材,实行有组织的缴械投降。若能如此,我军当可保证汝等及全体官兵生命安全。国民党反动派大势已去,贵军覆没命运亦铸定,汝等又何必为蒋介石一人效忠,与人民为敌到底?语云:“识时务者为俊杰”,望三思之。时机危迫,幸早作抉择。

  黄子华接到这封信的同一天,也接到好友原第一一零师师长廖运周的亲笔信,劝他顺应天意民心,早日弃暗投明。黄子华瞻前顾后,思忖再三,觉得国民党大势已去,只有投降才是唯一的出路。当天即拍电报给在武汉的家属,叫他们整装返回湖南老家,同时召集心腹共商投降事宜。10日晨,黄子华召集全师营以上军官开会。会上黄向大家宣称:“我不想做大家的罪人,你们各有妻子儿女,如果再打下去,眼看将有许多孤儿寡妇向我要人,所以我决定向共军投降。过去后可受宽待,以后去留听便,愿回家的绝不刁难……”讲罢痛哭不已。

黄的投降主张得到了与会者的一致拥护。当日上午,黄子华即率残部五千余人向我军缴械投降。该师的投降,为我军全歼黄维兵团创造了有利条件,同时也对被围的国民党军队产生了重大的心理压力。

 

 

 

4、骑兵俘虏敌军坦克

骑兵和坦克对阵,想赢真的不易。但这样的事情,在中国的解放战争史上,还真就发生过。

淮海战役的时候,华东野战军对被包围在永城东北青龙集、陈官庄地区的国民党军杜聿明集团发起了总攻,在猛烈攻击下,国民党军邱清泉李弥两兵团处于一片混乱中。此时,被围在陈官庄地区的国民党军战车第一团的残余部队部署在杜聿明的前进指挥所附近。此前,这支部队曾先后参加了支援邱李兵团援救黄百韬兵团的作战行动,当时就有数辆坦克被击毁,以后再从徐州外逃和被包围在陈官庄时,又有几辆被击毁击伤,到16日,包围圈内的完整坦克还有15辆,车型均为美制M3A1。这些坦克必须打掉,要不然会给之后的战争带来更多的麻烦。

敌军总攻开始后,战车一团一营副营长吴秀章率领着残余的15辆坦克冒着我军的炮火冲到总部驻地,寻找杜聿明一同突围。杜聿明没有找到,但从找到的剿总副官长处得到指示,决定向西南驻马店方向突围。突出陈官庄时,遭到了猛烈的炮击,9辆坦克被击中遗弃。剩余6辆搭载了被击毁坦克的部分乘员继续逃跑,于17日早晨推进到永城西北会亭集附近。

与此同时,华东野战军特种兵纵队骑兵团第一和第三两个大队正在会亭集附近活动。特纵首长判断杜聿明有可能就在坦克里,便命令骑兵团加强侦察,迅速拦截。第三大队领受任务后立即派出了侦察分队,不久,侦察分队就回来报告,发现了突围的坦克。骑兵第三大队在大队长王俭元和教导员刘震亚的指挥下立即出动,向夏邑方向搜索前进,在胡桥以西的关楼、胡庄地区与敌坦克遭遇。一想到活捉杜聿明,骑兵们的斗志极高,大队战士未等大队指挥员下命令便立即转入攻击。敌人的坦克无法摆脱骑兵的追杀,有一辆掉进了沟里,车内的乘员跳车后钻进其它坦克继续逃跑,于是,骑兵就缴获了敌军一辆坦克了。

在此前的战斗中,骑兵团第一大队在堵截孙元良兵团的战斗中以不过一百多骑兵成功迫降了国民党第四十一军一二四师师长严栩以下一千余人,立下了战功,部队开到了会亭集附近的大刘庄进行休整。早饭后,正在溜马的战士发现有坦克接近,立即报告大队指挥员,一听说有敌人的坦克接近,大队副张尊三立即命令部队紧急集合,在大队长孟昭贤的指挥下向敌人冲了过去。骑兵第三大队追尾,骑兵第一大队拦头,我军的二百多名骑兵一边猛追,一边用各种武器向着坦克猛烈开火。遗憾的是,骑兵的武器以轻武器为主,缺少反坦克武器,虽然子弹打得坦克火星飞溅,但敌坦克仍然没事似的继续行进。见此情景,两名战士便凭着过硬的骑术飞跳到一辆坦克上,攀在坦克的炮塔上用手榴弹猛敲。这时,前面的坦克便将炮口转向后面,用并列机枪向着炮塔上的战士射击,一名战士成功跳车脱险,另一名战士则中弹当场牺牲。

敌坦克摆脱了我军的攻击后继续西进,我军的两个骑兵大队在后面紧追不舍,不久,一条小河挡住了坦克的去路,敌坦克只好由西南转向西方行进,随后,又一辆坦克驶入了泥塘,无法自拔,军的几名骑兵借此机会从马背上跳上敌坦克,这几位战士在坦克上大显威风,拔天线,敲潜望镜,敌坦克乘员转动炮塔把这几名战士甩了下来,但因无法逃走,只得弃车投降,成为第二辆被缴获的坦克。

在此前的战斗中,敌方坦克手并没有把我军的骑兵放在眼里,只是试图依靠坦克的高速摆脱我军,现在看到无法摆脱我军,便停下车来,掉转炮塔,用机枪和37毫米坦克炮向我军骑兵射击。骑兵立即纷纷下马占领附近的沟坎和坟包架起机枪猛烈还击,手榴弹也一颗又一颗向着坦克投去,在会亭集西南的谢寨附近,展开了一场坦克与骑兵的激烈对射。坦克的火力很猛,我军第一大队大队副张尊三以下多人伤亡,尤其是敌人的37毫米坦克炮,将我军的机枪阵地一个个击毁,机枪射手大都牺牲。而敌坦克在我军的密集火网下车体虽未被破坏,但是无线电天线、潜望镜均被打坏,也无法继续战斗。

一场激战过后,剩下的敌军4辆坦克继续西逃,我军也认识到一方面骑兵的血肉之躯无法正面与坦克对抗,另一方面,坦克虽然装甲厚,火力猛,终归车内的乘员也是人,也需要吃饭、喝水、换气;加上雪后的田野到处泥泞,一不小心坦克就会陷入泥塘,只要紧追不舍,就会有机会。骑兵们吸取了此前战斗的教训,对坦克不即不离,也不轻易开火,但也决不允许坦克乘员离车。再加上从陈官庄突围时,每辆车都处于超载状态,6辆坦克总计装了43人,现在还要加上被缴获的第一辆坦克的乘员,每一辆坦克都挤得满满的,由于无法开舱盖换气,有的人憋的都快晕倒了。

追到永城西北的小常庄,敌坦克副营长吴秀章见实在无法支持,只得停车投降,另一辆坦克也步了吴副营长的后尘,我军又俘获了两辆坦克。

最后两辆坦克继续西逃,骑兵留下部分人员看守缴获的坦克,其余人马继续西追。这场骑兵与坦克的较量到此时已经持续了一整天,行程超过一百华里,连累带饿,战马也有些跑不动了。骑兵们咬紧牙关继续追击。追击到亳县东北的杨庄,又一辆坦克陷进沟里,连人带车成为俘虏。最后一辆坦克继续西逃,一直开到了亳县以北的芦家庙附近燃料用尽不得不放弃。骑兵们见坦克停车,立即在一名区队长的指挥下分散包围了坦克,然后又连夜搜剿,俘获了9名乘员。

 

 

 

 

 

 

5、敌军两部自相残杀

194812月,在淮海战役中被解放军打得大败的杜聿明,带领从徐州溃逃的国民党剿总司令部人员到达了安徽省萧县的孟集村,决定和随总部撤退的邱清泉的司令部人员一起就地宿营。由于村庄较小,房屋不多,就命令两个司令部以外的部队在村外露营。

杜聿明部下负责保卫的剿总司令部第二处处长李剑虹带人对全村进行了严密搜查。不久,李剑虹得到报告说,村里的老百姓已经跑光了。但时隔不久,又有侦察兵来报告说,发现村边不远处有几个人,携带着枪支和手榴弹,像是共产党的民兵。这一下让李剑虹和其他人都紧张起来,他们认为这些民兵可能是解放军安排的袭击他们的狙击手。于是,杜聿明命令加强戒备,晚上都不许睡觉。

到了半夜,村外突然响起了枪声。杜聿明急忙起身,询问枪是谁打的。这时,杜聿明的侄孙、特务营营长杜宝惠进屋报告:有人发现共军到了,有冲进村里的可能。杜聿明赶紧一边命令警卫部队加强火力抵抗,一边打电话呼唤邱清泉派兵参战。邱清泉接到命令后,马上命令其在村外露营的部队火速向村内增援。但这股人马走到村外时,突然遭到了来自村里的密集火力的打击。邱清泉的部队以为村里已经被解放军占领,杜聿明性命危在旦夕,于是立刻还击,机关枪、冲锋枪叫个不停。而村里杜聿明的警卫部队此时正在对着村外打枪的方向射击,听到背后枪声大作,邱清泉的部队认为是从背后包抄的另一支解放军部队,于是调转枪口,猛烈开火。就这样,两方交火一直打到天亮,双方死伤惨重。天亮后,才看清对方原来是自己人,附近一个解放军也没有。

杜聿明得知此事后大为恼火,下令彻查首先发现共军进村的人。调查后发现,传播假情报的是他自己的电话兵。原来是部队宿营后,杜聿明司令部的两个电话兵去检查线路,因为是夜间,可见度极差,一个电话兵就喊:来了?另一个回答:来了,来了。而离他们不远、担任警戒的哨兵因为害怕解放军发动夜袭而高度紧张,突然听到有人喊来了,来了的喊声,就认为是袭击总部的解放军来了,一面开枪,一面向杜宝惠报告解放军来了,于是引发了这场激烈的自相残杀。

 

 

 

6、香烟暴露敌军司令

    活捉杜聿明是非常偶然的,我们没有特意去抓他,当时也没有抓捕他的命令。对于当时的情况,时任华东野战军四纵十一师政治部主任陈茂辉还记得非常清楚。

 

撞上门来的杜聿明

  那是1949110日,淮海战役的最后一天,在华东野战军四纵十一师卫生所附近的山芋田中,出现了十几个人影,鬼鬼祟祟。见到一个老百姓过来,其中一人便走上前问:“老乡,附近有解放军么?”“这方圆百里之内都是解放军。那人一听连忙从口袋中掏出一枚金戒指,往老乡手中一塞,说:“你拿着吧,不要告诉别人。这位老乡又惊又疑,便报告给卫生所。

  卫生所派出2名通信员问话,因为他们自称是第十一师押送俘虏的人,但是答不出师长的姓名,便将他们全部扣押。通过询问,这十几个人中,一个自称是中央日报社记者,一个说是汽车司机,一个穿着普通士兵服装的高个儿,自称是军需处长。其余都是当兵的,穿着与普通士兵不同的美式军装,拿着美式军械。

  陈茂辉听说了这个情况,便命令把军需处长、中央日报社记者和汽车司机带到他这边来。

 

骆驼牌香烟露马脚

捉住杜聿明不费一枪一弹,但是识别他的身份,我们却颇费了一番周折。陈茂辉笑呵呵地说,特别是他的那件像补给站一样的大衣,我至今都难以忘记。陈茂辉回忆,当这3个人被带到他办公的屋子时,就命他们坐下,并递给军需处长一支解放区的飞马牌香烟。没想到那个军需处长没有吸,反而从大衣里掏出美国的骆驼牌香烟吸了起来。这个细节引起陈茂辉的注意,联想到有记者还有那么多随员跟着,而且这些随员都穿着美式军装,拿着冲锋枪、卡宾枪,他当时就估计,抓到一条大鱼了,至少是军一级以上的官,决不会是什么军需处长。询问中,军需处长自称叫高文明,在第十三兵团,于是陈茂辉就让他把第十三兵团所有处长的名字写下来。但当高军需从大衣口袋里掏钢笔时,一伸手,就露出了洁白的手臂,手腕上还戴着一个高级游泳表;掏了半天,掏出的是一包美国香烟;再掏,又一包香烟;再掏,掏出的是一包牛肉干;再掏,又一包牛肉干。最后,才掏出一支派克金笔,可是只写了高文明三个字后就写不下去了。

  就在高军需高文明三个字在纸上描来描去的时候,那个自称中央日报社的记者有点坐不住了,就上前要替他写。陈茂辉见状,大喝一声:“你下去,这里没你的事!

  高文明至此之后就不说话了,但他的嘴巴一个上午就没有停过,不是抽烟就是吃牛肉干。中午时分,草草地吃了几口饭后,他提出要休息一下,陈茂辉便将他安排在村口一间四周无墙的磨坊中。

 

“砸破脑袋”也蒙不过关

  当日黄昏时分,在村子广场的俘虏中,传递着一个惊人的消息:总司令死了!陈茂辉说,他当时觉得奇怪,这个总司令是谁呢?然后马上联想到那个关在磨房中的高文明,于是立即派人去检查。原来那位高文明趁哨位离开时,用一块小碎砖砸破自己的脑袋,弄得满脸是血,躺在地上装死。

  要自杀,大的砖块、石块有的是,他却用一块小碎砖,只把额头上敲破一块皮,把血涂得满脸都是,显然他是想让我们把他送到医院,以便蒙混过关。陈茂辉说起当时的想法。

  弄清了这个情况,陈茂辉一面命人把高文明送往卫生所,一面把那个中央日报社记者带来。

  高文明是什么人?你自己是什么人?你立即交代,如果你坚决反动,不肯坦白,马上就枪毙了你!陈茂辉有些声色俱厉。

  记者马上跪下说:“我交代!我交代!他是杜聿明……杜长官,小的是他的随从副官!长官饶命啊……”听到这个消息,陈茂辉一阵狂喜,马上从四纵联络部拿来了杜聿明的照片,并到卫生所再去看这位所谓的高文明

  你叫什么名字?陈茂辉笑嘻嘻地问。

  你已经知道了,何必再问呢?”“高文明有些垂头丧气。

陈茂辉对比了一下照片,除了八字胡剃掉了和头上的纱布外,这位高军需和照片上的人一模一样。而在照片的背后,我方清清楚楚地写着:“国民党中央委员,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战争罪犯杜聿明。

 

 

 

 

7、攻心为上瓦解敌军

   194812月淮海战役进入最后阶段。

  此时,华东野战军已把杜聿明集团三个兵团铁桶似的围在了以青龙集、陈官庄、李石林为中心的狭小区域内。

  杜聿明集团从徐州逃跑时,规定每人带7天干粮,却在陈官庄地区被华东野战军围困了近40天,断粮断炊,于是便抢老百姓的小麦、杂豆、山芋。到后来,把拖大炮的骡马都杀掉煮了吃,最后,只得到田野里挖麦苗、毛草根,扒冻坏的红薯,捡拾干红芋叶充饥。

老天也和他们作对,194812月中下旬以后,北风刺骨,大雪飞舞,天气出奇得寒冷。蒋介石虽然每天派飞机空投食品,但对于几十万大军来说却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为了抢食空投的大米、馒头、饼干,国民党军打架,甚至动刀动枪自相残杀的事也不断发生。有个连队只发了14个馒头,连长、排长多吃一口,到了当兵的手中,每人只有大拇指那么一丁点儿。由于缺乏吃的,又大多在旷野里露营,许多士兵都冻饿而死。他们脸色发黑,身躯僵硬,也无人过问,其状惨不忍睹。

上兵伐谋,攻心为上。解放军在加强军事进攻的同时,从12月中旬起配合以政治攻势,采用喊话、劝降、释放俘虏、宣传弹、宣传牌等方式瓦解敌人斗志。

  许多劝降书、劝降信,解放军采取多种形式散发到敌军阵地。解放军和国民党军阵地相距较近的,解放军就用自制的铁皮、纸筒广播,向敌方阵地喊话:蒋军弟兄们,解放军已经把你们包围得像铁桶一样,你们再也逃不脱了。”“希望你们再不要替蒋介石卖命了,立即停止抵抗,放下武器。”“愿意当解放军的,我们欢迎,想回家的,发给路费……”

  解放军开饭的时候,便敲着瓷碗和搪瓷盆向敌军阵地上高喊:蒋军弟兄们,开饭了,这儿有做好的猪肉粉条,雪白的馒头,欢迎你们来吃饭。解放军的炊事人员少,忙不过来,就发动后方的民众帮助蒸馍、做菜。

  那时,在临近战场的一些村庄,几乎家家户户磨面、蒸馍、做饭,民兵、民工肩担车推,顶风冒雪,不怕敌机轰炸,不怕敌人冷炮的袭击,将饭菜送到十多里外的解放军阵地。他们只知道这些饭菜是送给亲人子弟兵的,让他们吃饱了好消灭敌人,哪里晓得解放军还会派上更大的用场。看着香喷喷的饭菜,解放军官兵宁愿自己少吃一点,也想方设法通过战壕、交通沟把饭菜送到离敌人几十米的前沿阵地,放到战壕上面的土坎上,让蒋军官兵来取。

  解放军兵不血刃,采取攻心战术,为国民党军送饭的做法既削弱了敌人的抵抗力量,又减少了我军的伤亡,瓦解了国民党军的斗志。

  从19481216日到翌年15日的21天中,蒋军就有14000余人向解放军投诚,相当于敌军两个师的兵力,在数量上削弱了敌军,为解放军全歼当面之敌创造了条件。

 

 

8、敌军哀叹天要灭蒋

  天气作为战场环境条件的可变因素,在战争历史中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纵观国内外战事,因气象因素而影响战争结局的战例很多,淮海战役就是其中之一。

  在淮海战役的三个阶段中都有天气帮助解放军的状况发生,以至于新中国成立后,国民党军的许多高级将领和普通官兵,每每说到这场战役,都不约而同地说到这样一个观点:天要灭蒋,这是天意。

 

一场大雾

  在淮海战役第一阶段围歼黄百韬的战斗中,第七兵团被华野包围在碾庄后,他们利用碾庄的有利地形和原有的工事固守待援,构筑了立体防御工事,形成了一方受攻、多方支援的交叉火力网。碾庄所有的深沟、道路、墙壁、地下,全部被黄百韬军队用密集的火炮和轻重机关枪、步枪武装起来,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坚固堡垒。在碾庄正面仅200米宽的地方就布设了40挺重机枪。

  解放军经过几天的战斗,解决掉外围的几个村庄,并将包围圈不断压缩。在向碾庄中心推进的战斗中,首先歼灭了战力较弱的第一○○军和第四十四军。第二十五军和第六十四军也受到打击,但其仍然保存较强的战力。19481119日晚,解放军对碾庄的黄百韬兵团部展开了总攻,黄兵团利用碾庄独特的土圩和水壕构筑成多层的火力网,使解放军的进攻严重受阻,战斗进行得异常惨烈,经过一夜激战,解放军付出极大的代价仅突破了两道水壕和圩墙。

  因为解放军最擅长的是打夜战,所以黄百韬认为天亮后解放军会暂缓攻击,以他现有的兵力是可以重新组织再夺回失去的阵地。可是,第二天碾庄地区突然天降大雾,浓雾迷蒙,朦朦胧胧的十步之内什么都看不见。黄百韬精心布置的各种火力在浓雾中既不能有效射击,更不能互相支援,全然无法发挥作用。而解放军却在浓雾的掩护下发起了猛烈进攻,并在碾庄这个小村庄内,凭借着浓雾的掩护进行近距离的巷战,将黄百韬赖以维系的工事堡垒逐个击破,也使国民党军赖以阻挡解放军的屏障和火力网失去了作用,解放军快速推进到碾庄的核心地带,国民党军上下无不哀叹:天要灭蒋……”黄百韬见大势已去,只带着几名贴身随员,逃到了碾庄东面的大小院上第六十四军阵地作最后抵抗,两天后便兵败身亡。

 

连日大雨

  在淮海战役打响后不久,黄百韬兵团在碾庄地区被包围,徐州战事异常紧张。蒋介石急令集结在河南驻马店、确山一带的黄维第十二兵团星夜兼程,驰援徐州

  黄维兵团是一个全美式装备的机械化部队,下辖四个军和一个快速纵队,车辆辎重众多,是国民党军中装备精良的摩托化步兵部队,也是国民党军的王牌部队。在正常情况下,从驻马店机械化前进,只需几天的时间就可到达徐州。而此时华野攻打黄百韬兵团的战斗进行得很不顺利,如果来援的黄维兵团能够在正常时间抵达淮海战场,那么华野将会腹背受敌。然而,黄维兵团自118日开始东进,不久却遇上天降大雨。由于大雨连日不断、昼夜不停,道路泥泞不堪,机械化部队行进异常艰难,在这种情况下黄维兵团每天只能前进几公里,同时又遭到尾随十二兵团东进而来的中原野战军第二、第六纵队和地方武装在沿途不断地截击、侧击、阻击的袭扰,导致黄维兵团艰难行进,十天以后才到达涡阳蒙城地区的涡河一线,到此又受到中野一纵的顽强阻击,直到1123日才到达南坪集浍河一线。然而,盼着黄维增援解围的黄百韬兵团已在22日被华野歼灭了。

 

天降大雪

  1948124日,从徐州撤退出来的国民党徐州剿总的第二、第十三、第十六三个兵团和直属部队约30万人被解放军包围在了河南永城陈官庄地区。

  几天后,孙元良兵团在突围时被解放军歼灭。剩下的邱清泉、李弥两个兵团被解放军压缩在青龙集和陈官庄纵横十多公里的狭小地区内,动弹不得。杜聿明部队离开徐州时,只带了几天的干粮,此时粮食早已吃光,部队供给只能靠抢掠老百姓的粮食和空投,甚至连弹药补充也是完全依靠空投。

  然而,1219日这天突然天降大雪。被包围的国民党军,原计划在这天由空军掩护下突围,因突如其来的大雪这一计划无法实施。大雪一直下到1228日,在此期间飞机无法空投,包围圈内国民党军粮绝弹缺,许多国民党官兵饥寒难忍,纷纷逃往解放军阵地,在十多天里共有一万多人向解放军投降。

  南京国民党政府和包围圈内的杜聿明、邱清泉、李弥都盼望着天气好转,恢复空投,组织部队突围。南京政府计划好一旦天气好转,便加紧空投粮弹,并由空军配合使用化学武器突围。国民党军终于熬到雪过天晴,决定16日实施突围,然而解放军指挥机关也已经发出16日开始对陈官庄进行总攻的命令。

万事最巧是天公。国民党军的突围时间,正好也是解放军的总攻时间,本来是一场围歼20多万人的恶战,却只用96个小时就结束了战斗,淮海战役取得了最后的完胜。

 

9、小车推出来的胜利

淮海战役是在经济落后、交通不便的农村地区进行的。战役规模空前,作战时间长,战区面积大,军用物资的供应量和伤员的运送量都很大。淮海战役发起之前,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就一再指示各地要充分发动群众,做好战役的后勤保障工作。

战役初期,民众支前热情并不高。后来,战勤部门采取了多种动员措施,调动人民群众支前积极性。比如:以保饭碗、保卫翻身果实之名做宣传;制定新规则,以缓解公平问题及惩戒逃亡者;搞互助生产,赔偿民工支前损耗;寻找积极分子,建立支前组织。改义务运输为给价包运,以吸引民众为军队支前。

    地方各级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积极响应中央的号召,将一针一线、一块铜板、一粒粮食节省下来,集中起来,送往前线,人民群众提出了一切为了支援前线倾家荡产,支援前方的豪迈口号。各地涌现出许多父子争着上前线、妻子送郎去前方的动人场面。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淮海战役期间,先后有12个纵队在徐州东南作战,每天需要粮食300万斤,后来随着战事的推进,每天需要500万斤之多。前线和后方的解放区人民,节衣缩食,想方设法为子弟兵筹集粮食、碾米磨面、运送粮草。

妇女们为了不让子弟兵受冻,不分昼夜地缝制棉衣、棉被、军鞋,甚至不顾寒冬把自己的棉衣棉被拆了给子弟兵做军衣军鞋。整个战役期间,空旷的皖北平原上,一条条送粮长龙在风雪中行进,构成了一幅气吞山河、蔚为壮观的历史画卷。

华东局、华北局以及各级支前委员会或后勤司令部,原计划在江苏、山东、河南、安徽、河北五省组织200万左右的民工支援前线,前方兵力与民工比例为13,而解放区人民怀着极大的热情,积极踊跃支援前线。翻身不忘共产党,吃水不忘挖井人倾家荡产也要支援淮海战役。淮海大地上,车轮滚滚,人潮如涌,有夫妻、父子、父女,甚至一家三代都投入到支前的前线。在淮海战役中,实际投入民工543万,担架20.6万副,大小车88.1万辆,牲畜76.7万头,船8339只,汽车257辆,向前线运送弹药1460万斤,筹集粮食9.6亿斤,前方实际消耗4.34亿斤,向后方转运伤员11万余人。淮海战役第三阶段,参战兵力与后方支前民工比例为19。这不仅有效地保障了前方物资的供应和伤员的及时转运,而且极大地鼓舞了我军的士气。

    由于淮海战役战事变化迅速,保证交通顺畅就成了后勤保障中的重要一环。双堆集歼灭战前,宿西县组织民工一昼夜的时间就修好了濉溪至临涣的一段40公里的公路,保证了大部队及时赶到战场。萧县朔里乡几百名民工,扛着300多块门板,在寒风刺骨的冬夜跳进冰水里,泡了一夜的时间,修好了两座大桥,为华野部队追歼杜聿明集团赢得了时间。

    组织担架队抢运伤员,是支前工作中的一项艰巨任务。宿县民工董万仲,支前前一天母亲去世,他毅然带领中队参加支前,该中队在他的带领下冒着生命危险,顶着敌人的炮火,共去前线战壕1201次,抢救伤员856人,运送战士遗体355人。

    人民群众还和地方武装一起破坏敌人运输和通讯,直接参加战斗,打击敌人。在战役第一阶段敌第一○○军向徐州撤退时,江淮军区地方武装以1个连配合侦察队消灭敌先头部队1个连,使其全军不敢西撤,后被我军主力部队赶上消灭。随着战役的胜利,许多国民党官兵溃散逃窜,人民群众立即积极行动起来,布下了抓捕逃兵的天罗地网。就连杜聿明,也是被宿县张老庄农民段庆香发现后抓获的。

前方打胜仗,人民是靠山。正是依靠人民群众的伟大力量,我军才有了取得最后胜利的根本保证,才造就了淮海战役的以少胜多的奇迹。正如陈毅元帅所说的那样:“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

相关新闻
标签: [责任编辑:张彦琳]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947人参与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 册
 
国防新闻网介绍 | 投资者关系 | 广告服务 | 诚征英才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06728 川新备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