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天”问天!这两位湖南伢子见证辉煌时刻 2022/8/3 15:43:19 来源:国防时报

7月18日,椰林之滨,海风轻抚,长征五号B遥三运载火箭携带着“问天”实验舱由技术区转移至发射区。当长近30米,宽20多米,高近70米的移动发射平台稳稳的停在发射位置时,站在移动平台下的吴纯治缓缓的舒了一口气。这是他首次独立担任发射支持系统移动平台系统工程师。转运顺利圆满,也标志着“问天”实验舱发射任务进入最后冲刺阶段。

 

 

吴纯治是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技术部地面设备系统工程师,在此次“问天”实验舱发射任务中负责发射支持系统相关工作。

 

发射移动平台,是文昌发射场独立于其他国内发射场的特色。面对直径5米的“长五”,以往的发射平台都无法兼容,火箭和卫星由技术区总装测试后,将由移动平台直接送往发射塔,这种方式取消了发射区火箭和卫星的吊装过程,在重型运载火箭的测试发射中更有优势,而吴纯治,负责的就是移动平台支持系统的维护和测试工作质量监督。

 

别看移动平台好像只是托举火箭的“火车”,内部还有各类对接火箭和地面测发系统的线缆和设备,百余个接口需要确认,光是准备移动转运,就需要一周多的时间。为了圆满完成此次转运,吴纯治和他的同事提前一个月就到达了文昌航天发射场,加班加点仅用了一周时间,就完成了设备设施梳理和接口测试统计,提供了一份详细的平台转运计划。

 

这个来自湖南石门的大男孩仍然不满足于此。他知道,星箭组合体转运到发射阵地后,火箭轴线应该与发射点重合,火箭发射时的位置才能与要求的大地经度和纬度重合,实现精准发射。如何精确定位?降低定位误差?成为了他需要面对解决的问题。

 

为此,他不断请教部里控制方面的老专家和航天科技集团的工程师,获取移动平台的第一手资料,研究转运的电气机械原理,并考虑转运过程中的气候、风速影响,运用软件模拟,提出了“二次定位”的方法,通过区间减速、定点停止、差值补足的步骤,将定位精度降低到了毫秒级,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

 

面对未来,吴纯治还有更多的想法,载人登月、深空探测??在未来的文昌航天发射场,这些都将一一实现,而他,也想为中国航天由大向强的创新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在离吴纯治负责的移动平台3公里外的测试大厅,是长沙小伙程阔的工作舞台,作为中心技术部测量系统工程师,他的工作,就是确保装载在火箭、卫星上的测量设备与地面信息接收设备能够精准捕获火箭和卫星在发射过程中的各项数据,确保发射任务运行可控。

 

 

一个负责发射,一个负责接收,看似“呼叫”、“回应”的简单过程,在火箭发射时却没有两个对应词语所表达的那么简单。这是因为航天器从发射到完成飞行任务的整个过程中要经历各种复杂的电磁和力学环境作用,针对火箭各类力学参数的测量设备受到巨大的速度冲击及温度变化,很容易导致采集数据精度较低,数据量也较少的问题,如何合理分布测量系统设备和接收设备,使设备在运行过程中尽可能接收多的符合要求的数据,这给程阔提出了难题。

 

但这个问题没有难住这个长沙小伙,他充分运用自身所学,通过研究往年任务采集的数据,针对火箭卫星进行了多场景下的力学环境分析,并在传感器选用、力学参数测量、测量数据处理等方面进行了多次实验验证,提出了采用高性能处理器、高速高精度传感器和软件算法滤波三位一体的方法,并通过与航天科技集团的沟通,提出采用集成度高的数字电路、优化系统结构等使测量系统小型化的方式,对测量系统进行了大量优化。实验发现,经过优化的测量数据,在数量和精度相比以往都有了质的提升。

 

7月24日下午,当长征五号B遥三运载火箭拔地而起,测发大厅的屏幕上显示出测量数据与理论数据差值仅在个位数,程阔满意的笑了,与同事们一起在大红屏前留下了最开心的笑容。

 

探索浩瀚太空,发展航天事业,建设航天强国,是我们不懈追求的航天梦。在文昌航天发射场,有一群湖南人在不断点亮着璀璨的星空,而湖南,也作为国家布局航空航天产业的重点省份,在创造更多中国航天奇迹的道路上发挥着更加重要的作用。

 

(毛星翔 何玲)

相关新闻
标签: [责任编辑:侨琦]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1707人参与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 册
 
国防新闻网介绍 | 投资者关系 | 广告服务 | 诚征英才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7 蜀ICP备16003420号-1 川新备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